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面壁者 > >正文

漂流抒情散文

时间:2020-09-29 来源:言可复也网
 

漂流抒情散文

  流星的旅程。想青春一样。美丽眩目、想青春一样转瞬即逝、想你我一样。浓浓淡淡。我从遥远的蒙古来。我从遥远的北国来。我从无忧无虑的童年来。我从秋雨的悲伤来。

  我不知道。我也不确定我到底是谁。到底哪是我的家。也许在这也许在哪、只是悲伤的旋律。悲伤的鸟。我居无定所、我身在漂流、飘飘荡荡、游来游去。随处漂泊。随风吹、随风流动。写下无数的文章。祭奠那些人,那些年。那些简单而执着的岁月。

  列车呼噜噜地在大地上滚动着。悠悠哉哉的走着。北风吹着蒙古的气息。吹着蒙古的忧愁。吹到了这里吹到了那里。带头来直吹的人心如刀绞。

  呼啦啦的心。呼啦啦的风。我们一家回到了原本最初的起点、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。对于这个地方、我没有太多早期的印象、当时脑海里都是包头的一点一滴。尽管陌生,尽管无奈。

  漂流的小舟总有一天会停止。会到达彼岸。生活的圈子一个接一个地换着。给人的心里造成的影响很大、至今我都好奇当时的我是怎样接受这里的。也许这里的人也许这里的一草一木吧。

  在这里我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。遇见奇奇怪怪的事情。那些可爱至今难忘的人啊。总给我的心留下痕迹。不同的人不同的事。不同的感觉。总算给我这颗不安分的心一剂镇定剂。

  那些事情、我不确定现在的我是否还会遇见、是否还能感受得到。被这污浊的现实阻隔着。只能让我让你触碰表面的虚虚假假。

  回忆刚刚回到老家的时候。总是感到不自在。感到无助。对这里的人和物都是陌生的感觉。这种陌生感现在还有点记得。当时的我总感觉心被捏着是的。总带着防备。当和那些人混熟了之后。也就放下了。

  青春就是这样、回忆就是这样、来的晚去的早。才会让人这么回味。如酒一样。唇齿留香。

  悠长夏日,闷热烦燥。也许生活太过于平淡,缺少激情。所以想给自己找寻一次置身于自然怀抱的机会,享受难得的观山戏水的惊险和刺激。于是,我来到闻名全国的清皇发源地——抚顺,于满乡这块风水宝地感受一次乐趣无穷的探险漂流。

  这里,就是沈、抚两市母亲河——浑河的发源地。她从新宾东部贯穿至营口,最后注入辽东湾。一路寻来,林间水声潺潺,但源头一切却归于沉寂。只见源头石下,一冽清泉缓缓流出。每每游人至此,都不禁心生疑惑:这涓涓细流,如何汇成滔滔浑河,养育了万千儿女?原来,这水得以万古常流的不竭源泉,是那碧波万顷的林海。源头之下,积水成塘。林蛙锦鳞游泳嬉戏,形成一幅绝美的自然图画。

  一个皮筏,两根摇桨,四人同行。穿上救生衣坐在皮垫上,随行的朋友将筏子划向河央。岸离我越来越远,突然有一种失重的感觉,先前浮躁烦闷的心情已荡然无存。

  凉爽的风迎面吹来,我把束缚了好久的发丝散开,让它随风飘动,我的思绪也随风飘得很远。千年历史,随风飘过,只有河水一如既往地流淌。随手撩起一捧水,我恍若透视到这里蕴藏着许多历史,许多故事。我原以为在这样的时刻,我应该灵思泉涌,用无数华丽的词句来赞美这条河,赞美这条孕育了清皇文明的河,却发现自己的大脑几乎空白。只想在暖阳的光辉里,慵懒地眯着眼,享受着夏日的休闲时光。

  这段河流叫苏子河。河水是平静的,这里还看不出漂流的惊险气势。它温柔而平静的展现在我的眼前。此时我有一个放漂流瓶的冲动,让它去替我体验一下奔流到海不复归的河水,只是不忍这样做,我不想因我的随意加重河水的污染。我用手中的瓶子装满了混沌的河水,我想带走这一点水。或许,在今后寂寞无聊的时日,它会让我想起,在这温暖的悠长夏日的阳光下,我一个浮尘般的生命曾经与浑河源头的河水亲密的接触。好让我以后,有一种不一样的眼光来朝拜浑河。

  这时,漂流在河中的游客,早已不甘寂寞,手里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水枪、塑料勺子、脸盆之类的水具,相互泼洒,霎时间,水花飞溅,水帘遮天。幽静的山谷洋溢着肆无忌惮的嬉笑声,挥洒成一浪一浪的惬意。我尽情的无忧无虑的大笑着,大叫着,不顾一切的把水泼到对方的船上,我也被浇了一脸一身的水,我感觉好像一生都鲜有这样的开心。湿润的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上。在夏日的暖风里,我竟觉得身着衣服,浑身湿透的感觉原来这么奇妙,心中了无杂念,壁垒全消。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感的释放啊!这一刻,只有天地与我同在!·

  此时,我无意中发现,有几个女人全副武装,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,唯恐在阳光下的嬉戏中,被灼热的阳光武汉治癫痫正规医院晒黑,被浑浊的河水污染。她们在这次生命的探险漂流中成了最忠实的看客,而不是倾情出彩的演员。遗憾的是,此行如此装扮,将会失去许多人生的随意和乐趣,而这种激情的释放是别的旅行所无法取代的。

  赤脚踩在皮筏上,不时有水花漫过来温柔的亲吻。双手伸进闪亮的水中撩拨,短暂的嬉戏溢发的是怎样雅致的心情呢?束缚已久的心,此刻真的享受到放飞的轻松了。

  此时此刻,我享受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,我自由的就像一尾逃离浮躁的游鱼,水的清凉正适合我,我不想有过多的胆怯,只是突然感觉这山水疑似我前世的家乡。我来了,自然有一种梦回故里的熟稔。我愿意把内心强烈的抒情植根在这山水之间,留下我不散的魂魄,与这翠绿的山,与这清凉的水,与这温柔的风,与这温暖的阳光,一起曾经热烈的拥吻。

  闯激流,过险滩,体验激情与冒险,也许这正是漂流的魅力所在吧。前面河流陡降,水势跌落,溅起汹涌起伏的波浪。船上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抓紧安全绳。倏忽之间,水把皮筏推上波浪的顶峰,又顺势的狠狠抛下,飞溅的水花劈头盖脸的落下,惊叫声,大笑声,此起彼伏。在难以控制的漂流中,经过对舟筏的艰苦调整和修正,终于“舟自漂行水自流”了。此时。我心中仿佛生发出一种野性的激情,把自己想象成江河上历经磨难的纤夫,放开尘封已久的喉咙,清空长啸中,平添了指点江山的英雄豪情。

  崎岖的河滩蜿蜒曲折,宽阔的河面波光粼粼,金色的阳光洒落满河璀璨,在这醉人的美好中,随波逐流的皮筏优雅地穿过清凉闪亮的河水,载着优雅的生活在诗情画意中的我,快速地穿过一处处激流险滩,留下一串恣意的笑声在河谷里飘荡。

  我全身心地陶醉在两岸的美景中。在清新中贪婪地吮吸,在苍翠中痛快地沐浴,在幽静中泉涌般思索,享受大自然的鬼魅与绮丽这难得的赐予。将欢笑,惊诧、感叹、惬意定格在这迷人的山水之间,定格在水流激荡的快感里,漂进我亦真亦幻的梦境中……

  凝目远望,前方仿佛悬挂着一幅巨大的水墨画。飘逸的美感,朦胧的意境,幽远的想象空间,都深藏于迷离变幻的空间。浓得凝重,淡得雅致;若即若离,缱绻缠绵……山峦黛绿,林木葱茏,蝶飞莺舞,生动着写意画的灵魂。伴随着我们的皮筏渐行渐近,不断地变换着色彩和内容,隐现,摇曳,泼墨,如诗如画皆养眼,如梦如幻尽怡神。大自然慷慨的挥洒着它的豪情,人在画中游的惬意与享受将我的心牵动在它那摄魂的画面里,徜徉,沉醉,流连……撩拨着我的思绪、我的情感、我的想象,将那种海市蜃楼般的意境永远地镌刻在我的心中……

  下游的水势已非常平缓。我默默注视两岸葱笼的群山。狂热渲泄后的静寂,让我陷入沉思。远古的群山带着远古的寂寞,远古的沧桑,俯视着我这个突然闯入的红尘过客,我甚至来不及“哀吾生之须臾,羡江河之无穷”,心中已是一片迷离。迷离中,仿佛今生已似随风而逝。恍惚中,我望见浮云深处,身穿盔甲的一代枭雄——努尔哈赤及其子孙们正挥戈踏马,征战沙场……

  我喜欢上了在山水之间探险漂流。虽然人们常说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,但人生经历风险的考验才更有意义。清凉的河水冲走了红尘的浮躁,惊险时刻的狂叫去除了道具的伪装,同心协力的配合形成了默契的合力,坎坎坷坷前行才是最精彩的人生。

  三个小时的漂流,极大的满足了我们对于漂流的神往。在15公里长的画廊里徜徉,沿途欣赏到的望石谷、洞上桥、奇峰山、卧龙岭等景观倏忽之间已然远去,但途径的险滩横卧,湖面镜现的魅力已经刻印在我的心中,而我少被爱抚的肌肤也已经被阳光刻下热烈的吻痕,变得周身绯红。

  日影西斜,沐日临风,望一路山水,鞠一捧山泉,我想把它们收藏到我的散文里。如此,她会因了我情感的滋润,而被孕育得有了生命。在随后的日子里,我在记忆的库存里百度、收索、徜徉、感慨。翻开,是我的抒情;合上,是回眸的记忆。

  缘来缘去缘如水。走下皮筏,我意犹未尽。我用我含情的目光与这里的山水花草吻别,踌躇的脚步不愿离去。想象着漂下去的感觉,想象着远处旖旎的美景,想象着人生明天的灿烂和美好——那是心的呼唤,命的抗争,激荡红尘烦忧。也许你正春风得意着,也许你正陷入迷茫,或者纠结在选择与舍弃的当下,不妨择个云淡风轻之日,让生命在红尘中来一次无拘无束的漂流,你的生命一定会收获一如烟花绽放般的惊心动魄。

  写写画画,画画写写,四十个春秋转瞬即逝。

  回望岁月的那一头,一个瘦小的少年,在珠江边看木棉盛开,看玉兰绽放,看椿树风中雨中立在村头嘹望着人去人归,看树叶般的孤舟渐行渐远,消失在水天一色的远方这是那少年眼中的画沧州哪里有羊癫疯医院、梦中的景。

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。

  他在这里倾听天地的大言,欣赏自然的大美,那情,那景,那人,那物披挂着丝丝缕缕烟云般的乡愁,就那么,如种子一样潜落入少年的心底,它落地生根了。

  于是,一脉微薄的生命之水,犹如山涧里一条细弱的泉流,向着大海奔流而去,他向着追寻人间美与爱的方向狂放地漂流,披荆斩棘,百折不挠,一往无前四十年的行走,四十年的探索,四十年苦役般的劳作,一个昔日梦幻少年变为今天人到中年的我。我把人生最好的华年都全部地奉献给了艺术追索,四十年血汗心智的扛磨凝聚,我用色彩呈现着人间的大美。从故土的花草树木,到祖国的河海山川,从一丝丝、一点点的色彩,到一毫米、一厘米的铺展幻化,描绘出千百幅画卷。我把盛开在南中国报春的木棉,画成如火如茶的壮美画卷,它走进全国人大,展示大地之声、幸福美好;我描绘花中魁首牡丹图,万朵牡丹,花开如潮,争奇斗艳,绽放在巨幅工笔图卷里,悬挂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,展现国色天香的华美气象;我把赋有玉之质、兰之香的玉兰花,千朵万朵,描绘在数百平尺的长卷里,悬挂在天安门城楼,昭示着华夏大地晨光初照,乾坤朗朗!

  当天地间的大美,世间映入眼帘的大爱,如春潮涌动,如涛如澜,浩荡而来,冲撞我心的堤岸,有限的画卷容纳不了,描绘不尽,需要在更宏大更广阔的背景,做深邃悠远的叙说,我便求助于文字,于是,我放下画笔进行散文创作。我写了一篇篇的散文,这些迸发着我灼热激情的文字,以独特的审美视角和叙述方式,以真诚的情怀,赢得了读者和业内行家们的认可与青睐。它们登上了大报大刊的版面,编进了学生的阅读教材,还荣获了诸多重要的奖项。这些以文坛大师和古今先贤们命名的大奖,使我的文学创作与郭沫若、冰心、老舍、徐霞客等众多寥若晨星的大家联系在一起,让我感到无比的欣幸。

  绘画和散文创作上的收获,让我有了画家和散文家的双重身份。于是,我成了画家中的散文家,散文家中的画家。可幸的是,身逢太平盛世,华夏大地之艺术田园,百花报春,万花竞放,犹如我一样,饱蘸深情,用画笔用文字来讴歌时代、礼赞生活的艺术家们,一天天多起来,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事情。我常常从同行们的笔墨间感受千湖浩荡、万马奔腾的豪迈气息。画家中的散文家,在两个艺术天地里追索耕耘,为艺术的仓廪奉献出独特质地的艺术作品,引得越来越多人的关注。于是,散文艺术创作与绘画艺术创作的神秘关联,也就成为人们解析探寻的热点话题。

  去年6月,“散文与美术,开拓文学新空间——中国散文学会泉城之夏散文论坛”在济南历下区举行,来自全国各地的七八十位作家、书画家汇聚于此,研究散文与绘画创作。在这个人文气息和历史积淀浓厚的名城,报到的时候东道主发给我们每人一本《济南的味道》,书中描写济南的泉、湖、河、城、人文、历史等诸多大美景象,不停地诱惑着我们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客人。有画家在讲述最有名的泉城之画,元代诗人、书画大家赵孟频所绘的《鹊华秋色图》;有作家在思慕漱玉泉边那个美人倩影,惦记李清照的“绿肥红瘦”;更多人期望去大明湖寻找古今风流名士,去济南城的角落里寻找李白、杜甫、曾巩、辛弃疾、老舍、胡适、柳亚子留下的影迹,去英雄山登高远眺,呼吸英雄气息。可当我们进入散文与绘画创作的探讨,身外的一切都渐渐走远了,几天里虽然没能够去观赏济南美景,但大家的心情却十分愉悦。我发现,大家似乎一下子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,让我们看到真正的艺术家,在对美的审视与表述上,坚韧的探索和拓荒精神;看到有那么多的同行,在苦心地经营着艺术,彼此观望内心的好山好水,是那样的迷人!这个时候,一些生活中的芜杂从脑海中倏然消失,心魂变得越来越纯净澄澈,感觉生活与艺术是如此的美好!这远比观赏现实中的美景还要让人振奋,因为大家在共同寻找与天地人心对话的更好的通途。

  大家探讨画家散文,各有见地。什么是“画家散文”?首先作者必须是画家,而且是要有相当造诣、独特见解的画家所创作的散文,才能称为“画家散文”。我认为比较典型的——第一种是成功地将绘画技巧转化成了文学语言,这些绘画当中的技巧和美学思想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是一种美的发现、美的创新以及情的宣泄,是在水墨中顿悟人生;第二种是得益于绘画的长久滋养,善于运用意象营造这个手段,不断创新,不走一般散文的`套路,而是特别注重内在的感觉和诗化的抒情;第三种是介于第一种与第二种之间,再增加些作者创作画作的典型事件,使之成为不可复制的情感文本。书画同源,书法亦然。“画家散文”,并非从以往固有的中国书画史论上摘取只言片语,一知半解地套上去那么简单。因此,写什么?怎么写?你写出了什么?这些最基本的问儿童癫痫需要检查那些题又困惑着每个作家、书画家。

  曾经有读者问我,你的散文写作是否得益于绘画的长久滋养?我认为,几十年的书画研习、创作,使我的想象力、联想力、创作激情得到了比较好的锻炼和培育,以致这些重要元素成为我的散文的艺术创造力。

  书画是文学的艺术延续,文学是书画的高度提炼,两者互补。集书画家、文学家为一身者,古有苏东坡、郑板桥,今有吴冠中、黄永玉都为我所景仰。在各种文学体裁中,小说注重于故事的叙述,诗歌注重于抒发情感,文学剧本注重于戏剧冲突,只有散文与绘画的相通之处最多,它们的本质意义都是意象营造。散文创作要运用意象营造才能写好散文,而绘画比文字更直观、更具有冲击力,所以绘画创作更加注重意象的营造。我一直想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画家,一个优秀的散文家。因此,独特的意象创造,不断成为我的绘画与散文创作的共同追求。

  近读作家有关创作的论谈,有作家认为,“写作大抵是在螺旋形的探索中的发现和抵达。发现什么和抵达什么,是作家一生的功课,充满了无可预知的秘密乐趣。”还有作家深刻地体会到:“你要觉得读者比作者大,你就按他们喜欢的写;你要觉得艺术比生活大,你才能在艺术当中。”这让我回想起创作《笔走汀泗桥》的一些感受,首先是汀泗桥给予我一个有力的历史支点,才有了这篇历史文化散文。对历史的审视是角度、观点及素养的综合把控,找出同与异的差异,才能使文章充满哲思和力量。我叙说应该怎样以独特的书法艺术题写“汀泗桥”的全过程,使文本异于常人的切入点和表达方式,体现了我的特性。这篇散文我用四个月时间去写,心智疲劳,恰好印证作品的厚重。一句“汀泗桥记得”,笔触在历史的隧道里辗转;一段段烽火岁月的描述,使一座平凡的桥,成为一个民族在血与火中沧桑前行的见证。厚重感便一下映现出来,情感与史实有机交融,赋予了作品独特的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另。

  是的,真正带着作者血泪歌哭的创作,的确是在探索中的发现和抵达,也需要在沉淀中不断认识,使审美个体的意蕴和内涵得到充分的挖掘和提升,才能够呈现出丰厚精美的力作。《月下狗声》便是这样一篇,在久久的凝望与思索中创作而成的作品。多年里,我的头脑中,一直铭刻着这样的一幅图画——朦胧的月夜,苍茫的乡村雪地上,行走着两只狗,一个人我把这个画面画了下来,我觉得它很美,每望着它的时候,我总会想起一些什么,但是这内涵到底是什么,它们为什么那么久久地潜藏在我的心底?人生的沧桑、岁月的烟尘湮没了那么多的世事,可为什么,那两只狗,一个·人,还是那么久久地蹲在我的心底?忽然有那么一天,一个契机,让我顿时明白,那是我对那荒寒的岁月,是我对那故乡热土上的父老乡亲、粗陋苍凉人生命途的心痛,那是浸透爱恋的乡愁。回首那岁月,总让我反观自身,反观家国命运,生发了无限的感慨!

  于是,我用文字写下了这样的故事:两只情意缠绵的小狗,那是两只恋爱中的狗,在一个雪夜,从两个柴门小院走出来,汇聚村外野地,一只狗对另一只狗说了声“汪”另一只也回应了声“汪”这就如彼此打了招呼,那叫声可以理解为“来了”,抑或是说“我爱你”,或者“我喜欢你”狗的身后,游动着一个人影,那人是因为贫穷无妻无子、唯有一只狗的卑寒之人,他雪夜里去“出差”,也就是去做小贼,而行窃的对象,正是他家小狗所恋着的那小狗的主人,那只狗为了爱,做了主人的叛徒,用小小的狗的爪子,拨开了粗重的门闩,为小贼打开了方便之门

  这篇文章以评委全票通过的赞誉,荣获了第六届全国老舍散文奖。这个奖让我感慨万千,让我对散文创作生发了更加强烈的敬畏之情。因为它告诉我,好的作品要有深厚的思想内涵和独特的审美价值,唯此,才能够深深地打动人心,才具有向人的心魂进击的力量!而这样的好作品是需要千锤百炼的,更是需要作者用心血浇灌才能够成就的。

  今夏,北京气温一直攀高,烈日炙人,甚至刮起风沙,下了冰雹,比南方还南方。我在暑热中开始着手收拢这些散发在各地的作品。其间也在不断地读着别人的书籍,读他人是为着更好地审视自己的文字。夏季本来就不是阅读的好季节,在这样的夏天我读了一部三十多万字的散文集《悲伤与理智》文字晦涩与高温闷热并行,阅读效果实在不佳。更何况布罗茨基是用诗的方式写成的散文,独特的章法、句法乃至词法,在散文中呈现出强烈的诗性,让人难以捉摸。随手在书架上抽了一本发黄的《笔墨等于零》,重读一遍,倍感亲切。但凡伟大的作家,他必是学者的、思想者的;他必是开风气之先,或是挽救风气。他的精神在文学中自然地挥发,他的文字注定有独特的生命力。还断续地读了《写作这回事》,这位美国高产作家斯蒂芬·金,他在这部创作生涯回忆录里说:“关上门,把世界锁在门外”,只有癫疯病会遗传给孩子吗这样才能够“精骛八极,心游万仞”是的,一切企盼高度的艺术创作,都是远离喧嚣,一个人的心灵苦旅。我在背对着世界,在锁着门的工作室里,在创作疲惫不堪的时候,在工作间来来回回行走,喜,欢这样看看他们,听他们直面创作的叹息般的感慨,都是对我深深的抚慰和最大的激励。歌德曾经满怀敬畏地说,历史是“上帝神秘的作坊”。那么,从事艺术创作的地方,该是这作坊里最神秘的作坊,只有把创作当作生命,在这作坊里苦苦煎熬的人,才能够深切体味到这神秘作坊里一切的一切,这里的苦与痛、悲与欢、喜与忧,都披散着神性的光辉。

  我在漫漫的夏日里阅读,不断地想着济南那个会议,想着关于画家散文的种种言说,想着自己写过的一篇篇散文,它是我艺术创作上虔诚仰望与艰辛攀缘的回馈。这里边的文字来自我的灵魂深处,来自我对生活的郑重思索,来自我对人生的深情回望。我抚摸沉淀于心间的过往,看我置身其中的当下,过去日子深处的伤与痛,常常让我眼中含泪、心底生悲,眼下的美与好、福与乐,常常让我豪情满怀,展示人间的美好,讴歌人间的良善,祈福家国太平、万民和乐是我创作的激情和动力。故此,生活中一切纯的美的善的,都让我犹如仰望巍峨的峰峦,犹如倾听一池荷田的脉脉私语,生发无上的膜拜和敬崇之情。我用不同的艺术形式,来抒发内心的磅礴激情,我把生活中拨颤我心魂的大美用艺术的形式来表达。当我握住彩笔一点一线地勾画,情感在宣纸上一毫米一毫米地倾泻,呈现出来的就是一幅幅的画面;当我拿起一支素笔,心在白纸上一个方块字一个方块字地铺展,呈现出来的就是一篇篇的散文。我倾注心血浇灌着它们,它们也砥砺、净化、养育着我的精神。我知道,所有称得上大美的,揭示生命本质的,能够经得起岁月淘洗的艺术,都是创作者一毫米一毫米攀登的收获,因为,真正的艺术,没有一毫米的捷径可走。

  今天的创作,只是我过去的一段生活、一些思绪的一个原点,它很快就要离我远去了,我的生活,我的创作,都将另起一行。

  我不能够确切地说,明天我的笔下会写出什么样的文字,绘出怎样的画面。因为生活就像大海,每天都有不同的涛声。我不能够知道,我从下一秒的生活中能窥见什么,让我感知和发现什么,这是无限的秘密。但我坚信,我们的眼睛是发现美的奇妙之奇,时间会淘出另外的珍珠,让读者吟诵它的美。只要我不惜脚力心力,在追寻美发现美的旅途上不懈探索,只要一毫米一毫米地不懈攀登,明天定会有全新的艺术呈现。我对这神圣的未知,犹如晨曦中的大海山峦揖拜翘望着朝阳喷薄而出,心中充满着热切的渴盼!

  曾有人在访谈中,对我提出这样的问询:“你为画长江,十次、二十次的游览长江;你为画牡丹,一次次从南方到北方,走菏泽奔洛阳,贴近牡丹,融入牡丹;为画玉兰,画梅花,你跑遍南北东西观赏临摹你似乎一直在路上,你什么时候,心灵最感到安妥?你什么时候,最感到幸福、快乐?”

  我毫不犹豫就给出了答案:“当我起步走在探寻路上的时候,当我面对一条河、一座山、一朵花,或一个人的时候,我的心是安妥的;当我在画案前-点一线描画的时候,我的心是安妥的;当我在书桌前找到方块字意韵的时候,我的心是感到安妥的。

  “我的眼中之景心中之美,从躺在地上的画布一毫米一毫米延展创作,到挂在墙上呈现出要表达的美时,我是感到最幸福快乐的;当一篇文字,充分地表达出我的思想和情感的时候,是我最感到幸福、快乐的!”

  可这样的幸福与快乐,如昙花一现。

  是的,每当我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,也即是我转身上路的时刻。

  自从我在珠江之畔,双手捧起一朵玉兰花,凝视着它的时刻,我似乎接受了一种神秘的使命,注定了我心向天地自然,向着美的境地漂泊、寻找。

  自从我在南方的一个水乡小镇,遥望着身背渔网的老人,登上粗陋的小舟,消失在水天苍茫的远方那一刻,浸染着淡淡哀愁的种子,已跌落在心间了。从那一刻起,用文字叙述心中的乡愁,祈求天地祥和,众生美好幸福,成为我永久的追求。

  自从这样的使命、这样的哀愁,降临在我的生命中,我的心再没有一刻真正的安妥,我一直行走在寻找与呈现的漫漫旅途上,这是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路。我愿我永远有澎湃的激情,有开源的力量,不断地转身,不断地上路,就这样一直行走在追寻的路上

【漂流抒情散文】相关文章:

1.

2.

3.

4.

5.

6.

7.

8.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