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湖南菜 > >正文

《长月寄归鸿》三_情感文章

时间:2020-10-16 来源:言可复也网
 

  月色渐浓。

  天牢内,柔妃在一行宫人侍卫的簇拥下,走至狱门前。

  铁栏相隔,栏内,是一身囚服,几许狼狈的千婳。

  栏外,是一身宫装,云鬓花颜的柔妃。

  一母同胞,此刻却是云泥之别。

  柔妃垂眸看她,微微扬唇,眼底的得意之色满溢而出,“姐姐,这不,听说你明日就要被流放了,念着咱们姐妹一场,我过来给你送别,临别前,妹妹还有个礼物要送你。”

  说着,柔妃对着身后抬了抬手。

  两名太监匆忙上前,从狱卒手中拿了牢门钥匙,打开牢门,提着什么走了进来。

  千婳靠坐在墙边仰头看着,面色平静,自始至终,眼底未起过半分波澜。

  瞥了一眼太监拿上前的物品,千婳微微挑眉,没说话。

  柔妃始终注意着她的神色反应,见状笑道,“姐姐,你可知道墨刑?”

  千婳不语。

  她当然知道,先在犯人脸上刻字,再以墨涂之,隶属五刑之一。

  柔妃缓步上前,半弯着身子看她,“姐姐,你说……刻什么字好呢?”

  沉吟片刻,柔妃轻笑,歪着头看她,“刻一个奴字,怎么样?”

  千婳却不回应,仍旧是那副波澜不惊地脸,连个正眼也未瞧过她。

  柔妃心底不悦,蓦地直起身来,从一旁的太监手中接过银针,拿在手中把玩,面色也沉了下去。

  “苏千婳,你如果现在肯跪下来求本宫,本宫心一软,也许会放过你,甚至,只要你表现好,本宫还可以去替你求皇上收回成命,如何?”

  闻言,千婳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,眼底的轻蔑格外刺眼。

  “求你?”

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>  千婳轻笑出声,声音却倏地提高几分,“苏白欢,当年我领兵上战场,立于千军万马前都不曾眨眼,现在一个所谓的墨刑,就想让我下跪?”

  下一刻,千婳面上笑意陡然消散,冷冷瞥了柔妃一眼,“柔妃娘娘,别拿你们宫中女子的那一套吓我,你知道的,我不吃这一套,这字,你爱刻便刻,不必多说。”

  话落,千婳便闭上了眼,似是一个字都不愿再说。

  反倒是柔妃气的直咬牙。

  明明她是来看苏千婳笑话的!可这人偏偏从容又淡定,几番对峙下来,反倒是她落了下风。

  柔妃深吸一口气,招了招手,“来人,上刑!”

  几名侍卫匆匆上前,一旁的狱卒有眼色地搬来椅子,柔妃坐下,好整以暇地看着千婳。

  墙边,千婳闭目坐着,常年习武,她闭着眼也能听出几名侍卫走到了她面前。

  下一刻,面上一痛!

  千婳下意识地抬手去挡,然而,手刚刚抬起几分,便被侍卫紧紧按住!

  略微一动,身上便是一阵刺骨的疼。

  穿了琵琶骨,一身武功便也算就此作废,如今的她,和废人没什么两样。

  别说是反抗,重伤未愈,此刻的她连站起身来都做不到。

  银针将皮肤寸寸划开,鲜血如注。

  疼。

  千婳咬牙忍着,半点也不肯哼出声来,她甚至能够感觉出左脸此刻刻了一半的“奴”字。

  刻到一半,天牢内忽然闯入一人,风风火火,满身的杀气。

  七王爷,楚恒。

  “住手!”

  楚恒厉喝一声,几个提纵上前,三两下打翻了那两名侍卫,一个掌风将柔妃掀翻在地。

  “千婳,你……没事吧?”

  楚恒小心翼翼地扶起郑州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千婳,目光落在她被刻了半个奴字的左脸上,眼底怒意氤氲,有火灼灼烧起。

  心疼的看了她几眼,楚恒收回目光,转身去看。

  此刻的柔妃狼狈不已,在几名宫女太监的搀扶下站起身来,愤愤地看向楚恒,“七王爷,你敢打本宫?”

  楚恒的脸,此刻冷到极致,忽地从腰间抽出佩剑,长剑抖了个剑花,遥遥指向柔妃。

  “打你?本王还想杀了你!”

  此话一出,围着柔妃的几名侍卫大惊,战战兢兢地抽出佩剑来,挡在了柔妃面前。

  宫中谁不知道,柔妃是皇上的心头好,若是伤了半分,他们几个可全都要小命不保!

  楚恒冷哼一声,提剑上前,三两下便将柔妃那几名废物侍卫打伤,手中剑直奔柔妃眉心而去!

  蓦地。

 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,很轻,“阿恒,住手。”

  楚恒的剑,就这么生生地停在了半空。

  他动了杀心,刚刚手下用了内力,就是想要将柔妃一剑了结,尽管如此,千婳轻飘飘的一句“阿恒”,他还是瞬间住了手。

  使出的内力硬生生收回来,内力反噬,楚恒面色一白,唇角瞬间溢出一抹鲜红。

  他反应极快,背对着千婳,抬手飞快揩去血迹,平复了一下,这才回身看她,蹙眉,“千婳,我替你杀了她。”

  千婳提了提唇角,勉强撑着墙壁站起身来,深吸一口气,对着楚恒招了招手,“阿恒,过来,把剑给我。”

  楚恒不明所以,却还是走了过去,把剑递到了千婳手中,这才低声问她,“作何?”

  千婳笑,“要杀,也要我亲自杀。”

  因着身上的伤,千婳背脊无法挺直,可此时此刻,那双眼含着笑,熠熠生辉。

  楚恒静静地看着,有些出神,半晌,才回过神来,轻叹了一口气,没反齐齐哈尔市治癫痫首选哪家医院驳。

  果然还是当年的千婳,半点未变。

  千婳持着剑,摇摇晃晃地走向了柔妃,因着提剑动作过大,伤口再度崩开,鲜血瞬间晕满白衫,无比刺眼。

  千婳摇晃地上前。

  其实,哪有什么非要自己杀不可,只是事到如今,她不忍再将楚恒也拖下水。

  柔妃是楚清绝最宠爱的妃子,她若死,楚清绝定不会善罢甘休,更何况,他们兄弟二人向来关系不和,若不是楚恒手中留有那块传国玉佩,恐怕早已让楚清绝寻个由头处死了。

  楚恒轻叹一声,上前,按住了柔妃,耐心地等着千婳摇摇晃晃地走上前来。

  她走的很慢。

  每走一步,曾被贯穿的琵琶骨处,便传来一阵骨肉撕裂般的疼痛。

  终于,千婳持剑上前,吃力抬手,剑尖直指柔妃。

  柔妃想要躲闪,却被楚恒按着动弹不得,面色惨白,第二次被剑指着,柔妃已经顾不得什么颜面了,颤着声求饶。

  千婳轻笑,眉梢轻轻挑起,“苏白欢,你还是太不了解我了。威胁对我来说没用,求饶对我更没用。”

  她这人,向来是软硬不吃,只吃自己心中所属那一套。

  也正因如此,才会在楚清绝那里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,将自己一生都搭了进去。

  然而,千婳这一剑,终究还是没能刺下去。

  千钧一发的那一刻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,紧接着,破空声袭来,千婳根本还来不及反应,便被一物重重打在肩胛骨处,整个人向前踉跄几步,再站不住,倒了下去。

  “千婳!”

  楚恒反应快,松开柔妃,飞速上前将她揽入怀中。

  千婳笑了笑,想要起身,却真的再也动弹不了了。

  一动,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便是渗渗地疼。

商丘市目前治疗癫痫病的新技术

  深吸一口气,千婳抬头去看,入眼便是楚清绝那张眉眼清冷的脸,他的目光尽数落在了柔妃身上,快步上前,将她扶起,“没事吧?”

  柔妃摇摇头,扑进他怀中低声抽泣了起来,“皇上!你再不来,臣妾就死在这天牢中了……”

  楚清绝轻轻拍着怀中人的后背,低声安抚着,“没事,朕来了,谁也不敢再动你。”

  说着,楚清绝抬头看了过来,却瞬间怔住。

  此刻,千婳浑身血迹遍染,脸上被刻了一个鲜血淋漓的“女”字,白色囚服几乎快被鲜血浸透。

  而且,此刻的她,安静地躺在楚恒怀中,面色平静。

  迎着楚清绝的目光,千婳微微蹙眉,“无趣。”

  指尖一松,长剑掉落在地,发出一记脆响。

  然而,就在这时——

  地上原本被楚恒一剑刺死的一名侍卫,却忽然翻身而起,从地上摸了一把剑,直奔楚清绝而去!

 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,惊怔地看着这一幕。

  那一剑,来势汹汹……

  (未完待续)

  作者的话

  知道大家等文辛苦,明天凌晨12点更新两章哦

  

  明天多写一点 四、五一起发

  集美们喜欢的话记得点击右下方的“在看”哦~

  ● 《长月寄归鸿》一

  ● 《长月寄归鸿》二

  ● 我所爱之人,他能护数十万百姓的安危,却护不了我

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留言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