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丹麦酥 > >正文

有关同学的现代散文随笔_散文

时间:2020-10-16 来源:言可复也网
 

  同学是秋天的风,硕果飘得万里送爽;同学是冬天的雪,晶莹剔透洁白无暇。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同学的现代散文随笔,供大家欣赏。

  有关同学的现代散文随笔:小学同学

  小学同学当然很多。一个班四五十人,而且当时我们那一年级就有三个班,应该说是不少的。但是至今想起来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两位,而且都是女性。

  一位是十二队姓刘的。现在已经不知道她的大名了,只是还记得她的父亲叫刘天早。

  另外一位是十队的,好像叫汤桂荣,就是不知道对不对?不过,同样也是记得她的父亲叫汤汝绪,当时是我们公社的多种经营干部。

 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原因之一是她们的年龄都比我们大得多。高高的个子鹤立鸡群,很引入瞩目。虽然个子高并不等于年龄就大,因为女生本来就比男生发育得早,但是这并不是根本原因。我想,应该是比我们大,而且可能还不止大一点。因为后来的实际情况也确证了我的观点。

  两个大同学高高的个子在班上特别醒目,特别耀眼。虽然个子都高,但她们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。

  姓刘的比较胖点,看起来给人一种胖乎乎的感觉。如果是冬天的话,就更是如此。上学的时候穿着比较臃肿的长棉袄,外面罩着用农头白布做的外衣(一种自己买来白布和蓝色的染料染制的)。

  而汤桂荣就不一样了。个子比较瘦弱、单薄,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比较清秀的那种。穿着呢,当然也比姓刘的要好得多。夏天的时候穿着英丹布,或者裙子。即使是寒冷的冬天穿上棉袄也不觉得臃肿,因为她个子看起来就比较高挑些。毕竟父亲是众人眼中的头面人物,属于经济状况较好的干部家庭。

  当时我特别喜欢看电影。如果听说附近有电影,总是不会放弃。大多数的时候就到了我舅舅那个村上,舅舅、表哥表姐们看见了,总是很热情地挽留我。而我简单推脱几下就跟着去了。乐意到舅舅家里去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表哥屋子里自制的一排书架上,放满着各种各样的小人书特别诱人。最后当然是既看了平时不容易看到的电影,又得到了视之为宝物的小人书。高兴劲儿如同酷暑难当的三伏天吃了根可口的冰激凌,或者饥饿难忍的时候饱餐了一顿平时难得一见的大米白饭和肉食。虽然这对于今天的人来说有点俗,但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样的,总之是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。

  人在极度高兴的时候总是有种忘乎所以处处想显摆的举动。我也毫不例外。

  第二天一早从舅舅家直接到学校,下课之后就是显摆我的小人书。同学们艳羡的目光让我感觉到很舒服。“给我看看!”、“给我看看”不断的喊叫声癫痫查不出病因是什么情况?让我找不着北。大多数的时候,我可爱的小人书就给了这两位年龄比较大的同学。有时竟然连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看完。这事我在《我的那些小人书哦》一文中提到过,其中说到我的同学就是姓刘和姓汤的。尤其是后者。

  我记得姓刘的没有读几年就没有再读书了。好像是三年级吧!我想年龄大,个子高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。当然还有就是她的弟弟妹妹们也要读书了。所以也就同学两年。

  汤桂荣同学的时间要长些。虽然都是多子女家庭,而且汤桂荣还是家里的长子。但是作为干部家庭,家里的经济状况自然要好过一般家庭。所以又继续同学了两年。

  当然给我印象最为深刻远不止上面这些原因。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已经搬到村小去读书了。虽然汤桂荣看起来还是那样的清秀、靓丽,但是父母经常的打骂与吵架很是让她很伤心,很没有面子,哪怕刚才还忘乎所以高高兴兴和我们一起玩,但突然之间就像是暴风雨快要来临了似的心事重重。经常的打骂已经使得她有点抬不起头来,好像她做了亏心事似的。

  记得有一天上午,正在上课,公社的人给老师带口信说,叫汤桂荣赶快到公社去,她的妈老汉又打起来了。她一听就边哭边收拾东西,然后往公社跑去。待我们下课的时候赶拢时,只见她的妈妈抱着她父亲的腿杆不放,边哭还边说,你打死我们几个算了!汤桂荣则一边哭着劝着妈妈,一边还照看着她的几个妹妹。周围劝架的人见没有什么效果也逐渐失去了耐心。还有就是三天两头都在吵架和打骂,大家已经厌烦了。

  听周围的人讲,吵架的主要原因是汤桂荣的妈妈接二连三都生的是女子,而没有生儿子。而汤桂荣的父亲脾气又不好,回到家里经常无中生有惹是生非,而且还常常对她妈妈拳打脚踢。许多时候都是她妈妈挨了打之后,跑到公社来找领导解决的。今天上午这一阵打骂,就是昨天晚上挨了打,一晚上越想越来气,待汤桂荣的父亲前脚走,她后脚就紧跟着跑到公社来的。

  大人之间的吵架与打骂过了也就算了。可留给子女的伤痛确是永远无法弥补的。这次架吵完后不久,汤桂荣就永远地离开了学校,因为她下面已经有两个妹妹,而且她的妈妈终于给她添了一个弟弟,她父亲的愿望终于实现了。只是汤桂荣就再也不可能回到学校。当然这次吵这么大的架,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念书了。

  总之,因为各种原因,汤桂荣永远从学校中消失了。回到家里,帮助母亲做家务,挣工分,照看弟弟妹妹。很少看到她的身影。后来,没几年,出嫁了。再后来,听说死了,据说死的时候才三十多岁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到现在都还依稀记得她的模样:高高的个子,洁白的皮肤,头上扎着个羊角辫,笑起来很好看,说话轻言细语……

  只是这一切已经永远永远地消逝了,再也无法回转。

 朔州羊癫疯应该如何治疗 有关同学的现代散文随笔:我的同桌同学

  年过几十,我的同学依然还在我的回忆里,不散不弃!

  夜,是那么的寂静,也是那么的美丽,秋天到了,你就很自私的收回了一点点暖气,而送来了一丝秋凉,秋风渐起,叶落归根,一钩残照,半帘飞絮.哎!几十秋来几十愁。在这深秋时节里勾起我一缕缕思绪。校园的一切还记忆犹新,浮想联翩。

  留下我的思恋,留下我们纯真的友情,留下同学们的点点滴滴,此时的我心好痛,好痛......!这是我们二十年大庆,你知道吗?你在何方?我撕心裂肺的呼唤你,你还听见吗?你好吗?你还能画一副完整的我吗?你美术很好,可惜那时没有升学可以考专科的,你现在还在继续努力实现你的愿望吧!

  每当我打开同学录,同学毕业照,老是看了一遍又一遍,突然发现我的心彻凉,总觉得我的心里少了点什么。记得2000年校庆时我的一位同桌同学咋不见他的影迹呢?去哪儿?有充足的理由不来吗?茫茫人海中我何处能寻你,回答我吧!快回答!一声未应。老同学,你听见了吗?同学们都在不停的呼唤你,你就这样悄悄的离开了我们,你是我们班委很优秀的一名体育委员,你回来吧!天堂不好,地狱更险,老师慈祥的目光望着你,同学们泪流满面的在大声喊着你,你回来吧!今天我们班主任老师——张耀明开始点名了,还去河边短跑一次,大家都在等你,快回来吧!

  中午吃饭了,还是八个人一桌,把你的碗筷拿来了我为你盛上菜和饭,你回来吧!

  你回来给我们一个满意的回答,我还有一句话一直藏在我心底二十年了没机会给你说,你可以让我说给你吗?

  我知道你很伤心,也很痛苦,也在我们的回忆之中,那时我要离开你的时候又去一个陌生的班级,也是我们年级最好的一个班,竟争很大。你不好意思留着我,就有意藏了我一本语文书让我在你身边多停留一会儿,但在老师的安排下,我的分数也上线了不得不离开你;你说:“不要走,我以后让着你,你的手可以放在我的桌上,你可以随便拿我的书,我不会骂你,你想咋欺负我就咋欺负,我也不恨你,你的迎面接力赛还会是第一名······“等等.这一席话不停的在我耳边响起.我后悔,我不该,在我一生中也犯了一次严重的错误;如果有来生我会大声的向全世界说:“老同学,我会珍惜我们的美好时光,我们在时代的起跑线上携手前进去实现我们的理想,实现我们的宏伟目标”!

  我亲爱的同学们,老师们!在我们以后的校庆时千万不要再缺席一位好吗?

  老同学,你在天堂冷不?秋天到了,注意身体,别忘了,每天坚持长跑,还有各种体育活动,不要耍懒,请记住。你回来吧!我们还是同桌,再也不要离开我了,你教我画画,把我现在的模样一丝不苟的再画几张,好吗癫痫病治的好吗

  有关同学的现代散文随笔:忆同学

  今天,一位同学在微信群里发来消息,说昔日跳河轻生的一位同学没有顺水而去,至今还在到处流浪。我发消息问,是否真实?他说只是听说。

  我的心隐隐地疼了一下,往事历历在目。

  二十多年前的元旦,我们高一四班全体同学庆祝新年到来。大家的心情犹如彩色的纸一样鲜艳。十七八的年纪,青春的激情在教室里挥洒。彩色的绸纸上写满了希望和梦想,从黑板边一直拉到教室的后墙。欢声笑语将气球吹得一个比一个丰满,飘荡在课桌的上空。

  “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

 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

  都是我的歌我的歌,你激情地演唱让同学们听得如痴如醉。跟你要好的男同学一起起哄,要你再唱一首《小芳》,你的脸瞬间红了,比你脸更红的是暗恋你的一位女同学。你憨憨地看了她一眼,“村里的一位姑娘叫小芳”你磁性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。

  那时你虽衣着破旧,但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光彩。

  满月如盘,月光挤进了教室,和同学们欢送远去的旧年,迎接美好的新年。温柔的月光伴在我们回家的路上。

  我和邻班的一位女同学下了班车,离家还有很长的路,并且还要渡河。走在黄河边,月光,沙滩,滔滔的水声很是浪漫。但我俩越走越怕,荒滩上只有我俩的身影在晃,田野里有一点风吹草动,我俩头皮发麻。联欢会上的快乐被胆战心惊代替。

  我俩没命地往前走,忽然感觉身后有声音,吓得心都要飞出胸口。不敢回头看,飞奔起来。一个熟悉的声音击穿了耳膜“别怕,是我。”我放慢了脚步,回头看了一眼,是你。狂跳的心慢慢地静了下来,人也踏实了许多,也不再害怕。

  你推着一辆旧二八自行车,后面跟着一个小孩。你当时穿着很旧的蓝布方领上衣,裤子的膝盖上补了两个大补丁。寒冬腊月,你满头大汗。我好奇地问“你去哪里?”你说“跟你们一块下车后,想送你俩到河边,忙跑回家叫了弟弟。”

  我当时的感动无词形容。我只说了一句“不好意思”,这么冷的深夜,你小弟弟也跟着受罪。你笑着说“我们是同学,不要说见外的话。”黄河岸边,我们四个静静地走着,河水在唱歌,月光在抒情,脚下的小石子温柔地咯着我们的脚,深冬的寒夜,没有觉得冷。

  你推着自行车一直把我们送到回家的渡船上。才带着弟弟在碎石子的路上七拐八拐地走了,月光下的影子歪歪扭扭的。至今写起,那情景犹在眼前。

  从此后,高中三年,我跟你没有说过一句话。那时男女同学都不说话,很严肃的,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  物理老师每次讲完课,看洛阳癫痫病的医院我们似懂非懂的样子,总要说一句: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们继续努力!

  上完自习课,学校为了省电,所有的教室全部熄灯。我们都会从伙食费里省下足够买蜡烛的钱。每个晚上,都把教室点得灯火辉煌。你更加努力,复习完自己的功课,还要给学习差的同学讲题。你总是那样的热心。班上有什么事,少不了你忙碌的身影。

  拼搏了三年,一张名校的录取通知书给了你最大的安慰。

  火烤的八月,我的心凉如深秋。蓝天下,瓜地里,我抬头望天,天却看着瓜,防止贼来偷。

  在无聊中虚度着时光,有一天中午,远远听见有人喊我。往山下看,妹妹带着你来山上了,后面跟着曹贵。

  你俩的大学通知书都收到了,想来看看我。我很是消沉,你俩真诚地鼓励着我,说我是失误,补上一年,来年你俩在大学门口接我。越说越激动,越说越高兴,自卑的我也有了信心。说到高兴处,曹贵抱了一个大西瓜,猛地往凳子上一坐,凳子的腿折了,他躺在了地上,瓜瓤撒了一地,我们开心的笑声把白云都赶跑了。

  后来你去湖南上大学了。我有时还想起你上学时裤子上的两块大补丁。你该到大学里换模样了。后来又听说,你父亲去世,哥哥供你上大学。由于家境困难,你很自卑,得了抑郁症。慢慢地,课都上不成了,被学校送到了家里。

  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,情愫稳定,你又去学校。这一去,病情加重,课无法再上,被学校彻底送回家了。

  农民的孩子只要有地,就有干头。你做了土地的主人,也成了家,有了孩子。

  可是好景不长,你跳河自尽了。

  我震住了,高中三年,你虽衣衫破旧,但你的脸上很是灿烂。学习优秀,助人为乐。上了大学,更美好的人生等着你书写。你却因家庭困难,手头拮据,把头低下,不敢正视周围的一切。人也更加自责,无力改变家里的困境,你痛苦郁闷。最后,大学的校园里再容不下你的身影。

  也许从离开大学的校园,你的心就死了。最终,你选择了一条你认为合适的路。谁错了?我们无法评判。

  今天,同学发来微信说,你还在到处流浪。我第一反应,是真的吗?同学说:是听说的。

  我真心地希望你还活着,如今,在你的世界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不用担心衣服破了,被人笑话。不用担心,高昂的学费要母亲去借,哥哥嫂嫂去挣。不用担心大学校园里同学们异样的目光,不再偷偷摸摸去大学的食堂打一份最差的饭菜,坐在角落里狼吞虎咽地吃完,也不再纠结城市的繁华与农村小屋的落差。

  你自由了,解脱了,什么都不用怕了。

  不管你走怎样的路,我都祝福你,一个心地善良的同学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