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香醉山 > >正文

我的祖父

时间:2020-10-20 来源:言可复也网
 

  爷爷在我们乡一中学耕了几十年笔后,退休回到家过着平淡安逸晚年。过去心血似乎不见什么成就,跟村里人一样每天粗粮淡饭,一日三餐的日子。现在爷爷要在家里度完余生似乎已成定局,多年失散的魂体,终于要归根,回到源地。人近黄昏,是要静下心,总结一笔人生得失的时候了,但爷爷从不在我们面前提过关于他的那些经历,我们也没当面问过,因爷爷那严厉的教风,使我们很难主动去接近他。
  据村里老辈说爷爷年少时,学习成绩优秀突出,加上家庭身份是富农,很容易就被推荐到城里去念书,是村里才子,村里的荣耀,意味着爷爷在当时是村里一名知识分子。那个年代里公路上没有汽车,城离家远,爷爷每往返一次家都要独步行走,花上一两天才回到家,有时来不及给家人道完别又要离家,走去学校了。在外求学的爷爷,不能常回家,在校期间费用,不够时,就靠自己卖菜换得粮票填饱肚子,在那经常闹饥荒年代,饿殍遍野,在校顾着学习知识,同时还要料理菜地,过着苦涩的求学岁月。城里几年高中毕业后,又被派到离家更远的桂林市继续就读学业,就是现在的广西师范大学。旧年代,早婚很普遍,爷爷取奶奶时,奶奶九岁,爷爷八岁。据奶奶说当时是经一媒婆打听到老祖父(黄兆庭)家庭身份不错,育有年龄相当的爷爷,奶奶家庭又是大地主身份,按门当户对,经磨合,就由父母双方包办了这场婚姻。在爷爷仍在桂林读书的时候,那时奶奶已生下我父亲及两个伯父,家里生计全托奶奶一人在乡下打理。在一个通讯落后,交通落后年代,马拉松恋情显然很隐痛。待爷爷完成学业后安当时服从分配制度:“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。”最后,爷爷在隔壁镇樟木镇一所高中职教,当一名普通化学老师,这样爷爷教书匠职业就这么定了下来。听奶奶说原本并不止当教员,后来打倒地主的声音四起,由于家庭出成都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身背景原因遭贬降职。对爷爷任教几十年我不大敢当面问,了解微小,更多关于爷爷和我们家家底都是从奶奶那得知的。
  直到我也进村里小学读了书,爷爷才退休回到家,起初,对爷爷没有印象,只当是家里的客人。觉得奇怪每隔一段日子爷爷就会在家呆上一天或两天,又离开了家,对我没什么特别的留意。奶奶不曾提起爷爷是在乡镇上教书的事,所以进学校读书之前我并不知道爷爷和我们的关系竟是这么亲密。那时,我跟哥和奶奶就同一寝室,有两张床,都是连一起的。我和哥睡这张床,底下摆着一叠叠纸张,是试卷,我常偷拿来折叠做纸飞机或纸船。也不知道这是谁得来的这些试卷纸张,感兴趣时就拿来乱涂乱画。不久,爷爷真正退休搬东西回到家,过上一段时间,我才开始知道爷爷原来也是和我们一家的,便开始亲切起来。爷爷退休回到家,没多久就在对面起了新房子,进了新居房间多了,睡觉的地方就不紧张了。到了星期休息日我跟堂兄几个窜进爷爷房间,房间就是书坊,一摞摞书捆扎放在墙角。我们对书不感兴趣,仅对爷爷写字台玻璃垫下的照片有好感,一排排照片在桌面上被一层宽厚玻璃片隔着,我们透过玻璃层在照片寻找爷爷的像,我们用手指点,看着那黑白照片,那些学生的表情,穿着都是打补丁的衣服,感觉和我们很相似,然后相望开怀大笑。爷爷性情刚烈,严肃,敢于直谏,作为一名化学老师,做起事来讲究科学有效。我们堂兄几个年小时就常被爷爷叫进书坊,爷爷就像当我们私塾教师,教我们读诗,默写诗歌。由于,当时我们对学习一点味道都没有,对文字厌烦透顶,每天都是板着脸踏进学校大门。爷爷要我们背诗,要是答不出来,就被爷爷罚抄写几遍诗句。常被爷爷硬要背诗,默写诗,我怕了,也很烦。我开始躲开爷爷,每到星期休息日,我起很早,怕被爷爷软禁在他书坊里,起床后就从堂哥家河南羊癫疯医院电话号码厨房侧门溜出去。小时爷爷对我学业影响并不大,是一种躲躲藏藏游戏应付了事,一直到现在我觉得我对文字大多是自发的热爱。
  我上了高中后,受教育程度知识面也较广,爷爷突发进攻,又开始对我们灌输种种思想。极力要求我们要学会吃苦,事实求是。一次,放假期间爷爷见我们闲在家没事干,就指门前那条路,说这路坑坑洼洼的,看不惯,要我们去田间那鱼塘用牛车拉泥土回来把路填平,因我们很怕爷爷那态度,只能委屈听从,去践行爷爷的思想。总觉爷爷思想太老土,干这苦活太冤了。再有次,又是放寒假回到家,一早爷爷主动找到我,说井水管漏气,水抽不上来,要我下井修水管,我也只能硬答应了。入冬时节,早上有霜冻,我身上只挂着一条内裤,下了井先探问题概况,原来是井下两根通水管固定不好,且有一根下太浅,没触及水面。井水较深且窄只容得我一个人,我只能潜到井底修水管口后,却固定不好水管每打水管子就摇摇震震的。井下空气潮湿,寒粟逼人,我一直抖着,想不出法子也不敢贸然下手。爷爷皱起眉头文绉绉:“我就不信,在学校竟学不到能派上用场的知识?。我只是嗫嚅着,浑身发冷,不敢面着祖父说太多,犹豫会儿,突然想到几何老师说过“三角形具有稳定性”,然后试用一根木条夹接这两根水管,结果真能把水管定好,但心理仍在责怪爷爷,大冷天要我下水,简直就是虐待。
  我对爷爷毕恭毕敬,威严直耿。而今,爷爷已年逾七十近八旬的年龄,有标志髭须,偏胖身体,稳重性情。几十年教学工作,培育众多学子,看书坊里黑白照片毕业照,学生是青涩面容,打有补丁的布衣,完全不能与当代学生形象相比。爷爷教过学生有谋不同职业,更多还是做普通农民,我除有次跟祖父上覃塘街得知镇上一位牙医是爷爷学生外,有我见过面,已没印象,大多还是不认识。而伯叔们个癫痫病的治疗医院排名个沦为农民,对是教书的爷爷一种心灵打击,望子成龙,光宗耀祖,对本有一定根基的爷爷,伯叔这一代该是比前辈更能享有文化,更有出息才是,不幸伯叔遇上一场人事变故使家境陷入溃毁境地。原来一场人事变故可以使人瞬间超越或倒退,动荡的年代,瞬息万变不定,牵连着众生的命运。现在爷爷在村里村外有点名气,探坟山,写文字,总喜欢叫上爷爷拿主意,受村里村外人欢迎,敬仰。
  而今,我看到爷爷悠闲的样子,有时却焦急的心切。平时督促后生堂弟们学文字,但比起我那时宽松多了,现在堂弟们不太好管。年前,我再次溜进爷爷书坊,是要爷爷笔记本要选对联题材,见爷爷打开柜子,一本本米色老书,有史谱,书信,天文,地理各书籍。接过笔记本回到家后,见夹有几封书信,是记着几十年前的事了,上面有伯父的笔迹,有爷爷和伯父通信笔迹。里边的事是奶奶,伯父从没提过,里面提到的人大概除了爷爷,伯父名字,其它有两个人名我不能追寻,大概是族里的,大概已不在人世了。看了爷爷笔迹,日记,里边刻画人物,不是我们这辈人所能写的,大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写出来。顿然,让我对祖父萧然起敬强烈震撼,不再是一个成天拿着鞭子打苍蝇,赶蚊子,而是个仍拥有不宏词高调年轻的心,看着那些书信和书稿,那是多情愫的文字。
  当晚,本是要选材要下笔写对联时,翻了翻爷爷笔记,竟不舍得合上本子。我拿到本子之前,爷爷就对我斩钉截铁说:“不能对笔记里文字投入心思,这不适宜你现在要做的东西,待有了稳定工作,再作细部研究也不迟。且说只借我一个晚上,第二天定要还他。那刚是腊月晚上,天气湿冷,我一人在自己房间夜灯下一直盯住里面每一个字,并抄下一点笔记。我看着三大改造时爷爷笔记,看着爷爷做教员时写的几篇散文,古体诗歌,碑文,祭文。特别是给老祖父石家庄哪家医院看癫痫好(黄兆庭)写的祭文,是四言韵文,催人跟文笔感动起来。由于,我对古文难解,有些字我仍不能读准。我疑问:为什么爷爷不给我们早点知道这些用文字记载的人和事。我瞬间变傻了,被文字冲击变呆了。我傻中终于懂得了爷爷的心意,揭开了爷爷神秘的一面。豆蔻年华肤浅的心要从一个已耄耋之年发现真实的东西,很难体会得到,似乎通过言语,表情是远远不足够,要在不经意间的简洁文字,发现本质。很幸运的是现在爷爷仍健康地活着,我很想在某天鼓起勇气来问爷爷更多的先史。
  这次以自己对爷爷敬重之情而记下了祖父亲笔文字:这写下两篇:
  致王位老师相互共勉
  岁月匆匆似水流,
  年逢七十满霜头。
  择友尚能师管仲,
  交朋尤爱诗坛游。
  但愿志同道又合,
  功名利禄又何求。
  岂让桑榆虚度过,
  共将余热写春秋。
  ----黄炳文
  碑序:
  村运兴衰,风水有关。吾村黄岭,先祖抉择。山清水秀,地杰钟灵。安居乐业,财盛人兴,生贤出贵。人伦村庄,瑞照先生,吾村能人,任职桂林,顾本思义,源植屏榕,率先倡议堵疾风,美化村容。乡亲父老,渴望已久,慷慨解囊。他带头全村扶助众乐捐,众老成城,榕树长青,村场兴旺子孙盛荣,大功告竣,铭名此碑,发扬光大,以昭后人。
  黄岭村植榕小组丙戊年四月初八立:
  附:黄瑞照先生是我们村的才子,于桂林中科院就任(这只是我在史谱上得知,他本人小时只见过一面,现在印象已模糊),也是一名企业家,有自己开办工厂。村里老者每年都得到黄瑞照先生扶助,给点钱。
  二00九年四月二十八日逸夫实验楼前: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